温州瑶溪镇那里有小妹嫖娼的地方-2021牛年大吉

最(后)一代(猎)人老夫妻 开网课(教)濒危(鄂)(伦)春(语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9875

温州瑶溪镇酒店哪有保健服务(叫小妹)电话找美女特殊一晚温州瑶溪镇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温州瑶溪镇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温州瑶溪镇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 最(后)一代(猎)人老夫妻 开网课(教)濒危(鄂)(伦)春(语)

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温州瑶溪镇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温州瑶溪镇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温州瑶溪镇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

  鄂(伦)(春)语是(濒)(危)语言之一,(年)轻人会(说)(的)(就)(更)少了。从去年开(始),(住)在大兴安岭地区(呼)玛河(流)域的鄂伦春族最后(一)代猎人郭(宝)林就和(同)为鄂(伦)(春)人的妻子戈晓华一(起),通(过)网上直播来教大家说(鄂)伦春语。为(了)传承(鄂)伦春民族(文)化,(夫)(妻)俩退休后还办了个(小)小的家(庭)(博)物(馆)。

  (扬)子晚报紫(牛)新(闻)(记)(者)对话(二)(老),(他)们向记者(回)(忆)(了)曾(经)的(狩)猎生活,也感叹下山(定)居(后)的68年时间里,(日)子(过)得(越)来越好了。

  扬子晚报/紫牛(新)(闻)记者 张冰晶

  开起(网)课

  让更多年(轻)人了(解),已(有)100多人(参)(加)

  紫牛新(闻)记者(了)解到,鄂伦春(族)是世居(我)国东北部(地)区的人口(最)少的民族(之)一。鄂伦春语属阿尔(泰)语(系)(满)——通(古)斯语(族)通古(斯)(语)支,没有文(字),鄂伦(春)族现(在)(主)要使用汉(语)汉文。记者联(系)这对鄂伦春族的老(夫)妻,郭(宝)(林)今年75(岁),戈晓华69(岁),他(们)告诉记者,因为年纪大(了),发现身边会鄂伦春(语)(的)人(越)来越少,就想到能不(能)(把)(自)己所保(留)下来的鄂伦(春)语(教)给(想)学的人。

  “‘往上滑’怎么说?‘烫(得)秃(噜)皮了’怎么说?”记者看到,(戈)晓华的网课(从)(最)简单的生活词汇开(始)教起,(讲)解得清楚而有趣。戈(晓)(华)说,偶然(的)机会发现可以在手机微(信)群里用直播(的)形式给大家(上)(课),就(和)老(伴)琢磨着,(开)个(小)课(堂)。(没)想到,群(一)建(起),(就)有很多(人)报(名),“我(们)也没做(什)么(大)力的推广,就口口相传,从去年3月(开)始,陆陆续续加了(有)100多(人)(了)。他(们)中(间),有年轻人,也有(比)较年长的,有(鄂)伦春族的,也(有)其(他)民族(的),只(要)他们(感)(兴)(趣),我都会教。”戈晓(华)说,一般(的)上(课)时间(定)在晚(上)八(九)点,她在群里(直)播(教)(学),老(伴)在(边)(上)指点。

  看了二老(的)小(课)(堂),不少网(友)(留)(言)鼓励:“(给)你们点赞!(致)(敬)!”“(高)高(的)兴安(岭)一片大(森)林,(森)(林)里住着勇敢的(鄂)(伦)(春)……”

  戈晓华说,自己有三(个)女儿,都嫁(给)了汉族小(伙)子,所(以)(他)们平时也都是(讲)汉语,“只有(我)和老伴(说)(话),才会(讲)鄂伦(春)语,(不)过我开了(课)(之)后,女儿也会跟(着)我学习(了)。”

  (打)(猎)生涯

  曾打死(一)只黑熊,(现)在(想)想还很(后)怕

  (记)者了解到,75岁的(郭)宝(林)老人,还有(一)(个)(很)(特)(殊)(的)身(份),他是大兴(安)(岭)呼玛(河)流域的最(后)(一)代猎人。他告诉记(者),自己从(十)(几)(岁)成为(猎)人,打猎五十多(年),“现在像我们这(样)的老猎(人),几乎没有了。”

  回忆(起)(曾)(经)在深(山)(里)(的)(狩)(猎)(生)涯,郭宝林(仍)(旧)觉得,那(是)(一)段(刻)骨铭心的(岁)月。戈晓华告(诉)记者,以前出早猎,早上五点多(钟)(就)上山了,九(点)多打到猎物(就)(回)(家),(一)天吃两顿饭。(夏)(天)下午四(点)多太阳还(没)落山,就去(山)上再打(一)(次)(猎),“有时候(是)(当)天(去)(当)天回,(也)有一次去三五(天),(还)(有)出去一(个)多月(的),我们就(在)山上扎锥形帐篷过夜。”

  打(猎)的(过)程(中),(有)没有遇到过(很)危险的情(况)(呢)?郭(宝)(林)(说),几十(年)的打猎(生)涯(里),惊心动魄的故(事)太多了,遇到过(狼)、黑熊……

  戈晓华(回)忆说,老伴(曾)打(死)(了)(一)只黑熊,(她)到现在想(想)(还)很(后)怕,“(那)天(天)快黑了,(在)山(里)视线(不)(好),他看到一个黑影(朝)他过来(了),以为是驼(鹿),就朝它开了一枪,当(它)站起来时,(才)发现原(来)(是)头黑熊。当时他(枪)里只有三(发)子弹,看(到)是(黑)熊,(连)(忙)(又)开了一枪,但(没)打中,(眼)(看)(着)黑熊就要追来了,他(赶)忙往回跑,黑熊一直追着(他)到了他住(的)屋(子)里。为了没有脚步(声),他(脱)下鞋子,(跑)了出去。地上都(是)松塔,(很)扎脚,但他也顾不(上)。黑熊看到了他的床(铺),就(一)直撕咬被(子)。慌(乱)中,他连忙又开(了)(一)枪,仍旧没有打中。眼看(黑)熊(又)要(朝)(着)他过来了,(他)抱着没有子弹的枪。他(当)时想着(一)定要(拿)到子弹袋才可以(活)命,(于)是又冒险进屋了。(当)(时)他(离)黑熊(很)近,拿(子)弹(袋)(的)时候都(擦)(到)了(黑)熊的皮毛,他飞快地拿了一颗子弹,(扔)(掉)了袋子,(上)(膛)(开)(枪)!(眼)看(黑)熊(还)在屋子里胡乱(撕)咬着其他物品,随(着)枪声,黑熊哐当一下(倒)(在)了他的床铺(上),(血)流满地。”

  (戈)晓华(顿)了顿说:“(老)(伴)告诉(我)说,(当)时看到黑熊(倒)下了,仍(旧)十分紧张,只(听)到咚(咚)咚的声(音),还以(为)又有什(么)凶猛的动物过(来)了,直(到)(过)(了)好(一)(会)儿,才反应(过)来,那是(他)的(心)跳声。”当天,郭(宝)(林)筋(疲)(力)尽,就和死去(的)黑(熊)(一)起躺在床铺上睡了一(晚),(直)到第(二)天,他才缓过来,有力气去(处)理黑熊的(尸)体。

  制作工(具)

  (丈)夫是“桦(皮)船”国家级非遗传承人

  虽然经历了太多(命)悬一(线)(的)(时)刻,(但)戈晓华也表示,几(十)年(的)(打)猎生涯,(也)留(下)了不少美好的记忆,“以(前)打猎,(时)常住在山上。夜(晚),(能)够看到满(天)的星(星),我还会(和)(老)伴一起在河边打(鱼),(然)后一起烤鱼吃,那时候(的)鱼很大,打上一条,就能吃一整天。”

  说起(河)水,戈晓(华)告诉(记)(者),他们民族因为依山傍(水)而生,所以有自己独(有)的交通(工)具——桦(皮)船。桦皮(船)用松木做架,外面包的(桦)树皮,接头处(用)柳(条)缝好并涂上松油,(船)长一(丈)(多),宽(约)三尺,(船)(两)头尖而上翘。这种船(在)(水)上(行)驶,顺水用(桨),时速可达50里,逆水(撑)杆,时速(可)达20(里)。“夏天(的)(时)候,(我)们(都)是用桦(皮)船作为交通工具,(狩)(猎)、打(渔)……这(种)(船)大的能坐四五个(人),还很轻便,一个(猎)人可(以)毫不费力地扛着走,航行起来也没什么响声,(所)(以)很容易(接)近动物,是最好(的)狩猎(工)具了。”戈晓华(说),老(伴)郭宝林(是)大兴安岭地区最后一位拥(有)桦皮船制(作)(手)艺(的)人。

  目前,鄂伦春族(桦)皮船主要(的)(传)承(基)地是黑龙江省塔河县十八站乡和呼(玛)县(白)银纳乡。鄂伦春族(桦)树(皮)(技)艺(已)列(入)国家(第)一(批)非物质文化遗产名(录),郭宝林(入)选国(家)(级)非遗传承人。如今,游猎生产方式已经渐渐退出了(鄂)伦(春)人的生活舞台,(桦)皮船却以其独(特)(的)魅(力)流传至今。“现在(不)让(打)猎了,捕点鱼还行!”(郭)宝林(说)。

  生活改变

  建了家庭博物馆,参观的游(客)络绎不绝

  记者了(解)(到),(鄂)伦春(族)主(要)分布在内蒙(古)自治(区)呼伦贝尔盟鄂(伦)春自(治)旗、(布)特(哈)旗、莫力达瓦达(斡)尔(族)(自)治旗和(黑)(龙)江省(北)(部)(的)(呼)玛、(逊)克、爱辉、嘉荫等县。

  戈(晓)华(告)诉记者,1953年,他(们)(这)里的鄂(伦)(春)人(下)山定居。“2009年,(枪)支被(收)缴之后,老伴就正式结束了(猎)人的身(份)。”戈晓华(说),自(己)退休前是一所学校的后勤(人)员,(丈)夫是当地乡政府民族事务办的干(部),“(我)(们)不再打猎了,国(家)落实了很(好)(的)民族政策,我们(生)活很(安)逸。现(在)(有)退休金,家(里)各种电器一应俱全。很(感)谢政府,感谢(中)国共产(党),给了我(们)(越)(来)越好(的)生活。”

  2019(年),戈晓华(还)和老伴(一)起(成)立了家庭(博)物(馆),“地方不是(很)大,(摆)了(很)多以前打猎时的照片、工具,包括一些(自)己做的打猎(时)穿的皮质(衣)物,这都是以(前)的记忆。我们(希)望让更(多)人(了)解(我)(们)(的)民族文化。”

  记者了(解)到,从二(老)(在)自(己)家里(设)立家庭(博)(物)(馆)(以)来,每(年)(来)这里(参)(观)的游客络绎不(绝),“(很)多游客(来)了(之)后都说,没有(白)来,真(真)切(切)地(了)解了(当)年的生活。”鄂(伦)春族(人)因为(长)期依(山)傍水过着狩猎生(活),(枪)、马、(狗)曾是(生)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“有空的时候,我和(老)伴还是会骑着马上(山),(回)(忆)回忆当年。”戈晓华笑着说。

【编(辑):(田)博(群)】

【编辑:火麻仁瘦肉汤网】